我的比特币经历

2011年夏天,我从学校毕业后,从事我的本行,做工程师。那两年属于我们行业的井喷,飞速的发展,动不动就双薪、年终奖金发的都上新闻那种,作为工薪阶层,在我们这种二三线城市属于相当不错的水平了。那阵子工作很忙,跟女友又是异地恋,除了晚上偶尔出去“放松”一下,确实是没有什么花钱的地方,攒了一点小钱。

2013年春天,心思活络了起来,开始玩股票,然后胆子越来越大,跟几个朋友开始联合起来,趁着当时的高利率做了几次资金拆借,赚了点小钱。现在想想,都是借着形势的东风,但是当时是很膨胀的,觉得自己很有头脑,甚至都想停薪留职开始专职做这行。秋天开始,形势慢慢萎靡了起来,大家资金也都抽了出去。国庆节之后,当时一起的一个老大哥刘哥,跟我们说有个东西叫比特币,最近很火,涨幅大,他是100零点美金入场,现在价值已经快200美金了,还给我们介绍了一个中介经纪人(后来才知道是中了美人计)。中介请我们吃饭,一进屋我都愣住了,那个年代在我们那种落后地区,整容网红脸还很少见,深秋了还露个乳沟,一顿饭功夫我就被搞定了,当天就认购了20个。

2013年11月的比特币像疯了一样,几天功夫就翻了一番,虽然没出手,但是心态已经彻底崩了,天天约着中介美女出去玩;当时没参加的几个哥哥心里也痒痒,但是不好意思来找这个中介,一时又找不到别人,就委托我帮忙代购,半个月时间在她手里就买了七笔。

从12月高点的1000+到12月中下旬的600+,我们几个人感觉不太对劲,于是就决定把手里的全部抛出,赚点就完。我给中介发了单子,当时价格多少记不清了,她给我的回执写的扣完各项佣金,是668美金一个。

本来应该是3天左右拿到现金,结果到期她只给我12万人民币,说是元旦前银行不放款了,元旦之后就全给我。1月3日我再去找她,她一反常态没有跟往常一样,只是让我吃吃豆腐,在车里彻底激情了一次。激情之后,跟我说她们公司有个客户,春节前资金周转不开,让我帮忙拆借一下,过完正月就还,下面充血上面短路,稀里糊涂我就答应了。

过完年,我再找到中介,她终于跟我坦白了,压根就没有什么出手,也没有什么周转不开的客户。我说抛出之后,她认为还会涨,开始动歪心思,寻思等涨一波出手,还我钱之后还能白赚一笔。果然比特币开始暴涨,元旦期间就破了800,欲壑难填她还想等再涨点,没想到现在跌成这个样子,不到600,让我给她点时间,她想办法。

又过了一小段时间,当时帮代购的几位哥哥陆续找我要钱,我再去催中介,她一边找借口,一边就是各种花式的勾引,甚至把之前我挑逗她说的那些骚话都实现,什么角色扮演、温泉露出,予取予求。但是几次之后,我终于看明白,中介根本就是没有钱给我,所谓的想办法,就是等比特币再涨回去。

到了四月份,我骗家里说换房子,把之前父母给的全款房卖了,公积金+商贷重买了一套,倒出现金给了几位哥哥。还剩下的实在没办法,就告诉了最好的刘哥,大哥觉得把我带进坑心里有愧,按668美金的价格帮我背了一部分比特币,然后无息借给我三十万(刘哥当时说是“后十年的放松经费”全借给我了,我特意打了借条,也成了刘哥现在最“后悔”的一件事)。之后眼看着在400-500徘徊,就带着我找中介协商,中介把她自己的一点比特币按天价折算给我,算是弥补损失、达成和解。

之后,眼见着一直在500左右徘徊,又没有别的急用钱地方,看价格又心里堵,就懒得关注,短线玩成了长线。17年春节时候,跟刘哥聊起,随手拿手机查了下,发现破千了,就更是放下心,还开玩笑跟刘哥约定等过两年,到两千就全抛。4月份我调到了新厂,跟刘哥离得远了,互相看不到,就都忘记了。

2017年11月30日,我怎么也不会忘记,刷出了一条新闻,比特币价值过万,晚上11点多我打通了刘哥的电话,刘哥也激动的不行。我随便编了个理由,连夜飞回家。研究了几天,终于跟刘哥把所有的比特币都卖掉了。说实话,卖的钱不算太多,别说王老板的“小目标”,可能在北上这种地方只够买几套房,但是在我们这边,已经是实现了小小的经济自由了,用刘哥的话说,就是下半辈子的“放松经费”都有着落了。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